首页  学院概况  组织机构  教育教学  质量管理  科研工作  招生就业  社会服务  合作交流  信息公开  校友之窗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校园文化>>正文
分享到: 更多
【青春记忆】致我们逝去的高考记忆
2014-05-30 14:53 龚韵枝  新闻中心 审核人:   (访问:)

    高考于中国是每年最大的一出悲欢离合的戏。我在洪湖二中读高中,在洪湖一中参加考试。洪湖的两所重点高中不在一个镇,我们需要全部提前到一中住宿下来备考。和今天绝大多数学生有人陪考不一样,我们那个年代,把家长陪考作为一种羞耻的事情。因为此,我威胁妈妈,如果让人陪,我就不考试。因此,我们高考氛围相对轻松。

    当时没有给自己留后路,所以一本书也没带在身边。考试前的晚上我们买了西瓜,吃完后拿西瓜皮打仗,全然没有大战来临的严肃紧张。倒是我们的老师,比我们更知道高考对于农村孩子命运的重要性。批评我们吧,怕影响我们高考发挥,不批评吧,担心我们功亏一篑,三年日日夜夜奋斗将随风而去。

    我的高考已经过去24年了,永远不能忘的是高考那一天。也正是那一天,成为我将教师作为终身事业的重要因素。记得排队走进考场时,班主任林文海、陈春海、生物老师顾永发发汽水给我们,每人一瓶。老师们眼中的期待今天仍历历在目。向我的恩师们致以崇高的敬意!和你们相比,我这教师当地着实有些惭愧。

    现在的高考不仅考学生还考家长。当年放榜时,我不敢让家人陪着,一个人到学校去看了分数。按照当时交通条件,到学校得大半天时间。碰见物理郭老师,说我考上了。记得这样清楚是因为老师们都认为我本应该读文科,读理科能考上大学让他们感到很意外。我于是兴奋得直奔班主任家确认消息,才真的安心了。那个时候考上大学和没有考上大学的同学见了面没有太多情绪不同,马上就相约到同学家玩。由于通讯没有像现在发达,我是到二中所在地峰口镇邮局往农场厂部打了个电话,请话务员转告我爸妈,说我考上大学了,玩几天再回去。可是话务员并没有准确转述我的话,只说我打了电话,好像挺高兴的。全家人只能眼巴巴地又心急又不明所以地等我回来。

    这就是我的高考。后来哥哥姐姐孩子相继高考上大学,不知为什么,我特别为他们感到遗憾,总觉得少了些什么。就像现在孩子的童年,有很多先进的玩具,但我始终怀念我在果树园里充满无限欢乐的童年。

    无论如何,向改变了我们命运的高考致意!祝今年所有的考生和家长们高考如意!

关闭窗口